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2018-12-07 17:45 来源:永利娱乐 分类: 八卦 收藏

《无名之辈》上映后不久我们写了一篇《任素汐的春天来了》,说她的演员歌手身份于我们来说,都是惊喜。不过最近任素汐似乎受到了些争议的纷扰。

原因是她在最近这期《我就是演员》演了《归来》中失忆了的冯婉瑜,最终遭到淘汰,无缘总决赛了。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归来》大概讲的是在上世纪70年代,经历过时代风波的劳改犯妻子冯婉瑜精神日益恍惚,记忆逐渐错乱,以至于丈夫陆焉识劳改回来之后,她压根儿认不出来了。

任素汐出演,说话的中气是一如既往的足,身上散发出来的,也还是一股子爽脆的气质。

这跟电影中巩俐演的冯婉瑜有些不一样,巩俐看人的眼神总是有些涣散,看上去很没精神。她想尽可能给别人带去点温暖,但免不了显得神经兮兮的,说话时声气不大,但在对于“老陈”是不是陆焉识的这个问题上,她始终是歇斯底里地否认。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观众看了任素汐这位说话铿锵有力的冯婉瑜,就总觉得有些不对味。比较主流的评价是说,她没有演出那种类似于老年痴呆的症状,整个人感觉很利索,精气神过足。

她演的冯婉瑜去车站等了陆焉识,回家的时候又记不着家门在哪了,被女儿叫了一声“家门在这儿”,忙不迭的答道:“是,我知道,刚才有谁叫了我一声”。反应很快,很顺当也很理所当然,下意识间还能扯个认错家门的幌子。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陈凯歌对她最后的评价也提出了这一点,冯婉喻是因为受伤失去了记忆,但没有看到任素汐演出不正常处,只有正常处。

还有一点是,任素汐在对“老陈”的情感接受上太快了,在王阳从钢琴前起身来抱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抗拒,而作为一个至死在情感上对陆焉识不渝的女人,她似乎不应该允许“老陈”抱她。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虽然知道片段有所改编,但对于看过电影版《归来》的人来说,一时间还是会觉得有那么点不好接受。

不过客观来说,任素汐对于冯婉瑜的诠释,其实来源于她纯体验派的表演方式。

巩俐的冯婉喻,一个明显的特点是她涣散的眼神。当时剧组创造这个人物形象时借鉴了有同样病症的黄蜀芹,包括特有的动作和表情,而巩俐也为此花了很多功夫——这在表演上称之为技巧化的表达,也叫“设计”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而任素汐说,“我更倾向于内心技巧,而内心技巧只有一个,就是相信情境”。所以她看向照顾了自己两年的“老陈”时,跟巩俐的眼神躲闪不同,她神色诚恳。因为自己确实是失忆了啊,面前这位“老陈”又对自己这么好,眼神真的是没理由不诚恳的。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这样的表达方式谈不上对错,只是真要说来,以她爽脆的性子,可能的确不适合演这种狐疑与神经质杂糅的角色,或者说,这样的角色无法发挥出任素汐的长处。以至于在这场戏中,她的情绪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出口,在最后都谢幕了,她才开始趴在箱子上哭,要把刚才戏中憋屈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其实这很正常,没有演员真的能做到脸有千面,什么角色都可以演。倘若真是什么都可以演的,也不能保证什么样的角色都能演好,但这并不会成为,这个人不是好演员的证据。

比如说起帝王专业户脑中蹦出的是唐国强;演小混混小痞子的专家是张耀扬,他们就像是为这类型角色而生的。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反观很违和的。姜文曾说自己有想过去演《霸王别姬》里的虞姬,也就是程蝶衣。姜文不管是《天地英雄》《红高粱》《让子弹飞》,让大家印象深刻的多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形象,这就很难想象他那股雄性荷尔蒙演出来会是什么样了。

不知道段小楼问他:“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的时候,他会不会回答: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他妈的叫一辈子!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所以,戏路宽广与否,跟演技划不了等号,演员找到自己真正适合的角色也很重要。

而真正能看到任素汐爆发的,还是那些生来就个性爽脆的角色。

不管是《驴得水》里最喜欢“逮谁睡谁”的女教师张一曼,还是《无名之辈》里的方言粗口机关枪马嘉旗,这才是任素汐演技火力覆盖面下的角色。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这样的角色不用像冯婉瑜那样把情绪全憋在心中,不管是破口大骂,还是痛苦求饶,亦或是崩溃在地上打滚,蹦出一句惊呆所有人的话,情绪总能有个出口,这个出口,对于任素汐来说很重要。

《驴得水》里的张一曼,起初活得很自由,甚至说是浪荡。人物身上一切与现实道德有违背的地方,都被任素汐演得大大方方的,比如教铜匠英语,教着教着就把腿放别人身上去了。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铜匠不愿照相,她就自告奋勇说“让我来睡服他”,当着一屋子男人的面,说得轻松又自然。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按理来说,这样的角色很容易让演员演得不自然,因为很难认同,所以会很生硬。但用任素汐自己话来说,体验派就是这样的,“有那颗种子才能演,要有相信情节的天赋”。

这种与角色的万分融入,就使得任素汐的劲儿特别足,因为这时候,任素汐就是张一曼。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到了《无名之辈》,这股劲儿也在她和马嘉旗的融入中迸发了出来。

马嘉旗破口大骂的桥段,初看有些不可思议,这个姑娘是哪来的勇气敢大骂突然闯进家的匪徒,况且对方还有枪?当然后来我们知道了,马嘉旗一心求死,这时候回想她稍显夸张的骂人方式,才发现,越敢骂说明她越想死啊。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每当章宇举枪对准她的头,她的眼中会有异常欣喜的光芒。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最能看出任素汐将方法和性情相结合的还是她的即兴表演。

还是这期《我就是演员》,任素汐和杨雪应陈凯歌要求,分别扮演前女友、现女友,来一段见面的即兴表演,当任素汐拿出几分混不吝的性子,表演立马就好看了。

任素汐敲门,韩雪开门。韩雪保持着一贯的优雅,说:“他告诉你地址的吧”。任素汐整理了情绪一抬头,说,“没有人告诉我地址,是我自己找来的”否认了对方,气势上一下子占了上风。补了一句“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讲清了来意——不是来闹事的,是来道歉的。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说是来道歉的,杨雪示好,把椅子递过去,但任素汐又是一句“我自己来”,这就让人更捉摸不透了。短短几句话,就让这个即兴创造的人物饱满了,这是个心中有歉意,就不顾尴尬自己找着去给男友的前女友道歉的爽直姑娘(当然,韩雪的即兴表演也是很出色的)。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以及之前那期里的,徐峥演村长,她和左小青即兴塑造秋菊的那一段。按照巩俐的原版,村长会在把钱递到秋菊手上之前散在地上,让秋菊低头,借此羞辱秋菊。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左小青先上去,观感更柔弱一些,被村长羞辱了,顺势就捧着大肚子说要生了,没有跟村长发生正面冲突,用的是以柔克刚的法子。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任素汐就是劲儿劲儿的,走上去盯着徐峥,一来就把徐峥的跋扈气势压了过去。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徐峥把钱撒了一地,她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徐峥肩上,末了直接走人,甩下一句“你真不要脸”。当然不是她不在乎这钱,走远了又说了句“我明天再来”。留下一个憨妇形象,特别有脾气。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任素汐两次翻演巩俐的作品,都没有被原作形象框住,按照巩俐的方法演,相反,是把自己代入情境,带着任素汐的爽直性子来塑造一个有自己味道的角色。

沈腾可以在这种即兴表演中展现出意想不到的幽默感,任素汐也可以在这种不经编排即兴环境下塑造起丰满的角色,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在下意识之间,靠感性和直觉表演,将真实的自我情感表达出来。

任素汐盛赞周迅在《如懿传》里的表演,她觉得下意识间的“生理反应”高于一切设计。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她对自己表演的期望,也是要活在角色情景里边。

任素汐遇上了倒春寒?

但任素汐是好演员,不在于她用的是体验派的方法——方法之间并无高下之分,也不在于她有直爽泼辣的性格,而在于她会真正把自己的爽直性子代入进角色。

好演员也会有缺点,这点任素汐自己也知道,如她那条长微博里的这句:

演技被褒被贬不重要,还是自我清醒,最重要。

  

评论0条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