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2018-09-07 10:13 来源:永利娱乐 分类: 电视 收藏

《如懿传》开播半个多月,豆瓣评分从一开始的6.7逐渐升到了7.3。虽然涨幅不算太大,但在一片高开低走中,仍旧显得难能可贵。

再对比《如懿传》开播前几日所遭受的铺天盖地的群嘲,它今时今日的“翻盘”就更有点扬眉吐气的意味。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说到底,评分也只是一个数字。《如懿传》的制片黄澜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聊到了评分的变化。她坦言,《如懿传》开始的评分“是有点低”,但在评分稳步上升之后,主创和演员们也只是“在‘后宫群’里面相互鼓励一下。”

所谓的“对标《甄嬛传》”则更像是外界加诸于《如懿传》之上的标签。导演汪俊确定执导《如懿传》之后,就知道这部剧肯定会拿来与《甄嬛传》做比较。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如懿传》导演汪俊(左)与制片黄澜(右)一同参与了媒体交流会

《甄嬛传》导演郑晓龙曾经找到汪俊,希望他执导那部剧。但汪俊那时刚刚拍完讲述晚清故事的《苍穹之昴》,拒绝了这个邀请。与黄澜一同接受采访的时候,汪俊半是自嘲半是认真地说,“现在有点后悔,当时要拍那个(《甄嬛传》),就不用再拍《如懿传》了。”

在汪俊看来,《甄嬛传》与《如懿传》“没有什么可比的”,“戏的矛盾冲突方式,还是不太一样……我们(《如懿传》)还是一个偏文艺的片子。”黄澜则认为,重要的是“看完了新的故事之后,你是否能够感受到一些不同的东西。”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甄嬛传》(上图)与《如懿传》的两位主角的设定与命运是完全不同的,这也意味着两部剧探讨的主题也各不相

抛开主创们对《如懿传》最终命运的期许不谈,现在最直观的是,观众们觉得《如懿传》越来越好看了。

“好看”一方面是剧集本身渐入佳境,另一方面也是大家慢慢看进去了。

这里,我们顺带翻一下《如懿传》遭到群嘲的旧账。

播出的前几天,《如懿传》被诟病最多的是有人觉得周迅的少女扮相太过违和。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对于前两集中演员的扮相引发的争议,汪俊直言,“确实是在安排上有一些失误”。现在播出的前两集,在拍摄的时候则是最后拍的。那时,整个剧组已经经历了九个月的拍摄,这中间周迅只休息了三天。

汪俊说:“连我都已经快崩溃了,那个时候状态都是最不好的,周迅的脸都是浮肿的。”“乾隆八十岁都已经演完了,忽然胡子一摘,让他(霍建华)要演十多岁、二十多岁,确实这种感觉很难那么快地找回来,所以可能也会有一些生硬的地方。”

但木已成舟,观众当然可以指责前几集里主演的表演状态不够完美。只是“周迅不该去演少女”这类观点,大概是苛责了。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说这种观点暗含“年龄歧视”,有人提出强烈反对,认为这就是客观评价。这次,我再重申一下之前的看法:这种观点就是年龄歧视。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好的演员可以通过表演来让观众认识、理解角色。至于他塑造的角色与他本人有多少关联,观众无需了解。如果我们认为一个三十岁的演员可以借助造型妆扮的辅助,演好一个六十岁的角色。那为什么又无法接受一个四十岁的女演员去扮演二八少女?

批评周迅在前两集里没有演出少女的纯粹、灵动与认为她不该演少女两种观点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前者是从表演本体论出发,而后者则完全限制住了表演和演员的可能性。

不过,即便不认可《如懿传》前几集里周迅的表演,很多人也不得不说,周迅此后的发挥依旧是超水准的——当然这只能说明相比于少女,现在的周迅在演绎内心世界层次更多的成年女性角色时,更加得心应手。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社交网络上,如懿在夕阳里的深宫独自垂泪的画面,她被贴身宫女阿箬诬陷时杂糅了震惊、伤心、愤怒的表演,无不被吹爆。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对《如懿传》来说,观众能够通过周迅的表演,认识、理解继而认可如懿这个角色,《如懿传》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为了让周迅来出演这个角色,《如懿传》一直等了她很久。无论是演技,还是角色气质的相符程度,黄澜都认为周迅“绝对是不二的人选”,也为此愿意一直等她。

不仅是观众认可周迅的表演,同剧组的其他演员甚至“拿周迅作为偶像来崇拜”。黄澜说,“周迅的演技带动了我们整个剧组对演技疯狂的学习”。

许多人都觉得周迅是典型的“老天爷赏饭”的天赋型演员,为此,周迅还特别辟谣说自己其实是很努力的。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还没开始拍《如懿传》之前,周迅提前几个月戴上了长长的护甲,也开始穿上清朝的花盆底鞋。她认为在她表演的过程中,不能存在不适感,而是要在那个角色里。甚至于,她还专门去故宫转了一圈,“看看我的家有多大”。

人人都说《如懿传》里周迅的表演自然、真实。当她进入到如懿这个角色之后,她说的台词做的事,都成了她自己的语言和行为,当然也就自然而真实。

表演无所谓高级与否,只有对或者不对,合适或者不合适。周迅的表演不应该被贴上高级的标签,成为某种类似展览品的事物,而是应该被当成一种可以学习和借鉴的表演方法、理念。演员们都可以也应该找到他们与角色合二为一的方式与途径。

《如懿传》里周迅的表演能够征服大家,也是因为这种表演风格与剧集的风格是一致的。

如果说《甄嬛传》是标准的后宫剧,那《如懿传》大概就只能叫“后宫家庭剧”。有网友还吐槽说:《如懿传》播到现在,最热心谋略的竟然还是上届冠军皇太后钮祜禄氏。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皇太后钮祜禄氏:我这还只是普通操作

导演汪俊自己也说,《如懿传》前面是平淡一些的,铺垫也比较长,“我想营造一个后宫真实的生活氛围”。

剧集中,后宫的妃子们也会聚在一起绣花写字,闲话家常,后宫中的人也有他们各自的日常生活,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运筹帷幄地算计,这在此前的宫廷剧中,几乎难得一见。

与真实的生活氛围相对应的就是饱满立体的人物与自然真实的表演风格,观众能够逐渐把《如懿传》看进去也跟这种整体风格息息相关:这个故事中的角色不再是叙事的工具与符号,他们的行动与经历不只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而更像是各自的宿命使然。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刚刚领了盒饭的慧贵妃高晞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的性格张扬跋扈,但也有软弱自省的那面。

当她意识到自己有了挥之不去的害人之心后,突然惊觉:我怎么成了这样?临死前,她更是看透了所谓的荣宠情爱,只愿下辈子嫁给普通人,“做一回贤德良善之人”。

一个原本知书达礼的贵族女性,终究被宫廷内尔虞我诈的暗黑规则所吞噬,不管怎么看都是悲剧一桩。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慧贵妃高晞月的自省与死亡,讲出了这个角色可怜可悲的那面

出演富察皇后的董洁跟黄澜谈到这个角色时说,觉得她(富察皇后)一生好悲哀,“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怜的一个女人”,甚至为此难过到不行,好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与其说《如懿传》是后宫类型剧,不如说它是反后宫类型。

制片人黄澜在跟媒体交流时说,她觉得《如懿传》其实是反规律的。“我们看到一个女主角在过程中如何获得成功,其实暗含的意义是我认可这个时代,我觉得那个时代是有它的规则,我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在那个规则体系之下获得我想要的人生。”

而《如懿传》要做的是一种反思,“这一切有意义吗?我为什么还那么努力得到皇上的喜欢和认可他呢,当所有的这套制度,本身我们就没有那么认可的时候,我们还需要所谓的成功吗?”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如懿传》中,接受了皇权、父权规则设定的人物最终都会应验了那句“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他们有可能成为那种规则制度下的胜利者,并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也有可能就此万劫不复。

按照《如懿传》世界中对于胜利者的定义而言,以断发与皇权和皇宫决裂的如懿显然是个失败者。这部剧集选择从失败者的立场出发,又是另一种反套路、反规律。

如懿的失败也让这部剧有了对故事世界里奉行的规则制度的批判与反思,在那样的权利制度、婚姻制度以及性别设定中,没有人会是胜利者。

剧中,乾隆始终身处权力的顶峰,但他同样也会身不由己。在与权力规则的缠斗之中,乾隆最终也败下阵来。他最终成了一个多疑、刚愎自用甚至是暴虐的君王。出演乾隆的霍建华演到最后,只觉得这个角色太孤独。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制片人黄澜说,在剧集的中后期,霍建华的演技非常爆发,在这部剧里,霍建华也献出了他最好的表演

当然这种批判与反思,是从现代视角以及现代人的价值观出发的,但它折射出的问题于你我而言依旧振聋发聩。

如果一个人的成功,是以放弃个人自由与选择为代价的,那他是否真的成功了?

相比于独自战斗,选择追随和依附于某个人、某种体制,表面看上去总是更轻松、更简单,得到的好处也是更直观的。

但也是在这种无需思考的简单、轻松、愉快中,个人也就有了失去自我的危险中。

《如懿传》终于熬成了真香警告

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里说,“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事实上,不只是女性,任何人只要臣服于这种诱惑,就都会陷入同样的境地。

开挂的爽剧爽文固然快意解压,但我们同样需要《如懿传》这样的作品来凝视这个世界的复杂与无奈,毕竟没有人能活在空中楼阁里。

  

评论0条评论)

全部评论